夏娜旗舰店,夏娜旗舰店倒闭了吗

kaitaowang 120 0

夏娜旗舰店,夏娜旗舰店倒闭了吗-第1张图片-开淘网

  

【战锤流言考证】:帝国海军篇   

  

  
  

  

作者:Zahariel   

  

  
  

  

已获得作者完全独家授权!如果觉得不错请打赏支持!   

  

  
  

  

公众号【战锤俱乐部】与多位优质专栏UP合作,内有关于战锤和辐射以及其他方面大量优质文章,并已获得TX官方认证,欢迎关注!   

  

  
  

  

  
  

  

全文一万字,请各位慢用。   

  

喜欢请三连,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ps:上期有朋友眼尖说为什么大将军炮上有个兽人logo,因为那就是兽人的——被抢去了。之后星界军为此发动了一系列行动尝试夺回这门超级武器。另外注释风格改了下,以免大家分不清被屏蔽词和注释标记。另外换了个键盘所有本期错别字可能有点多,还望各位不吝赐教,及时指出,感谢大家的支持!   

  

  
  

  

【1】“为什么不派帝国海军去?”以及“为什么不进行轨道轰炸?”   

  

在解答这个问题前,首先需要明确一个基本认识,那就是帝国海军是一种稀缺资源,其稀缺程度在某种意义上不亚于星际战士。此外,对人类帝国而言,星球虽然算不上稀缺资源,但宜居星球至少是不可再生资源,帝国虽然拥有所谓的“再地球化”技术,但用这一手段把生态环境几乎完全毁坏的星球恢复到可殖民水平需要数十年甚至百年时间才能完成。基于上述两点,我们展开讨论。   

  

看过我之前专栏的朋友应该了解,帝国海军或者说人类帝国舰队(大远征时期无帝国海军这一部门称谓,舰队指挥权实质上业主要在星际战士手中)发生过三次职能转换。大远征期间,人类帝国舰队的的主要目的是开疆拓土,以及对特定世界,通常是自己不学好跑去和黑暗诸神勾三搭四或者机娘爱好者之类,展开彻底的灭绝。由于帝皇名义上万机之神现世化身的地位以及奥林匹斯协议的签订,当时的帝国舰队是日后帝国海军、殖民舰队、机械神教探索舰队以及星际战士舰队的综合,考虑到舰队的主要目的是征服与殖民,绝大多数战斗舰都偏向高火力,针对性防护以及多方面的兼容性[1],最后一项的目的是同时适应在舰上服役的凡人以及军团战士。到了大远征中后期,即使强如新生的人类帝国也不足以维持横跨星辰的补给线,因此许多远征舰队将生产设施集成到了原有的大型舰艇或新建造的工业巨舰上,这些生产设施包括了军团战士动力甲、无畏机甲、兰德掠袭者甚至是超重型坦克,同时还具备维修和补给小型舰船、泰坦军团和帝国骑士的能力。   

  

这类工厂舰船至今在帝国与混沌方有所存留,且被视若珍宝。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歌利亚级工厂舰(GoliathclassFactoryShip)。该型舰船是机械神教所用的巨型星际运输及生产舰,她们配备了专门设备,可以从恒星中方汲取等离子体来为其生产供能,或加工成相应的产品(这大概也是为啥帝国的高能武器往往有辐射副作用的原因之一),以满足巢都世界的难填欲壑。尽管身形巨大,歌利亚级是备受尊敬的脆弱巨人,她们航速缓慢,通常沿着数个世纪未曾更易的航线蹒跚而行,为各个帝国巢都提供重要物资与能源。如果一艘歌利亚级工厂舰受损,其爆炸足可剥去一整个世界的大气,引发毁灭性的后果。   

  

类似的还有歌利亚级铸造舰(GoliathClassForgeTender),这些舰船非常特殊,因为他们的设计目的就是对舰队或深空站进行维修,而这通常是更大型机械神教舰船的附属功能。这些舰船足有机械神教轻巡洋舰大小,但却只有极少的活人成员——或者干脆一个都没有,因为上面绝大多数成员是机仆,只有少数的机械神甫[2]负责监督机仆工作,维持铸造车间与维护设备的运转,以及举行特别复杂的自我圣化仪式(可以理解为修复仪式的一种)。歌利亚铸造舰如同晦暗星海中的微光,为无数航行在深不可测之地的探索舰队、行商浪人以及帝国海军孜孜不倦地提供着维护。   

  

其实这玩意的功能相当弱鸡,看模型(老掉牙的那个哥特舰队桌游模型)不仅武装和防护堪忧,而且居然只能修个东西,相比起机械神教探索舰队的那些能边飞边造超重型坦克(背景里的某艘机械方舟),带着原铸星际战士生产车间(大贤者40K的机械方舟“扎尔之求索者”),乃至大陆大小,可以直接用内部冶炼车间给护教军造训练地形玩(大贤者科托夫的机械方舟,希望号)的鬼畜玩意实在是不能看,之所以极其珍贵而且备受欢迎主要是这玩意能给非机械神教舰船提供服务,而且由于STC的缘故难以大量再生产。   

  

大远征时期的帝国舰队是典型的战斗舰队和消耗型舰队,其指挥权被固定的一群人——通常是星际战士连长,基因原体和最受信任的少数凡人舰长身上,力量被集中在数十支规模或大或小的远征舰队中,而当时帝国的疆域与外部威胁都远小于40K时期的帝国,因此舰队可以承受相当的损失,且受损的舰船可迅速被随队的机械神教舰船修复。而30K帝国的技术水平与生产力在很大程度上也超过40K,尤其是在舰种的先进性与大规模高速造舰能力这两方面,大量的新舰型就是在大远征期间被发现或设计的,例如帝国海军如今的报应级战列舰(以配备大量超大口径宏炮以及量少却高威力的光矛阵列闻名)和胜利级战列舰(一般被认为是报应级的改进型,但服役记录可追溯到大远征时期,使用大量光矛阵列替换了两弦的巨量宏炮)就据传源自大远征时期的机械方舟“欧姆弥赛亚之捷”号,这大概也是火星的机械神甫拒绝透露胜利级的相关资料的原因之一。上述因素的最终结果就是大远征的帝国舰队表现为极大的规模,能够承受惊人的损失并且有着强大的人员与舰艇补充能力,仿佛帝国拥有无可计数的舰队和产能。   

  

  

  

建造大型舰船需要的远不止是资源,还需要大量十分特殊的技术来确保舰船的性能。在大远征时期,传闻一些艨艟巨舰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必须在稳定的亚空间内建造,真伪究竟如何,已经不得而知......   

  

在荷鲁斯之乱后,人类帝国不得不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帝皇事实上已死,不再有一位近乎完美且精力无穷的领导者去指挥这头庞然大物,而帝国却必须存续,另一方面,叛变军团与他们的凡人辅助军给帝国留下了极大的阴影,帝国陆军,海军以及星际战士部队由于政治考虑进行了拆分,这极大削弱了帝国舰队的实力,更糟糕的是,火星对荷鲁斯之乱中高领主议会胆敢图谋解散机械教的行为恼怒不已,在此之后与帝国已是貌合神离,不再能够保持高层领导间的高度共识,而失去了基因原体的授权保障后,帝国舰队只能依靠行政手段从其它方面获得援助,这些改变使得其新生的继承者,帝国海军几乎可以说陷入了一落千丈的局面。   

  

  

  

曾几何时,帝国执掌着足可让寰宇屈膝的利刃,而如今希望已死。无数技术在荷鲁斯之乱和其后的彷徨岁月里消磨殆尽,机械神教和人类帝国,两个曾经更为紧密的盟友,如今也是同床异梦,   

  

另一方面,大叛乱后帝国虽然仍在进行大规模扩张,但许多遭受叛乱荼毒的区域几乎完全不可能恢复,而机械神教内部的分裂以及双方对高价值铸造世界的针对性打击让人类帝国在这场短短的叛乱中失去了无数几乎不可能恢复的技术。夏娜铸造世界被摧毁,建造深渊狂怒级的木行星环船坞在舰船完工之际就被自己的造物粉碎,在大叛乱后,人类帝国几乎完全失去了建造荣光女王级战列舰以及其它极其庞大,只能在亚空间中建造的巨舰的技术能力,财力以及政治凝聚力(机油佬表示这活劳资不好好干了),也失去了建造这些虚空巨人的目的。   

  

帝皇升天,希望已死,而他的子民仍旧在黑暗中跛行。   

  

改组后的帝国海军成为了一支仍具相当独立性和极大权力,但已从一支事实上的独立势力沦为单一军种的力量。帝国海军仍拥有自己的后勤部门,学院,生产设施以及锚地,但失去了军团的技术支援[3],大量的核心技术工作只能依赖机械神教,而机械神教和帝国海军是缺乏高度统一的利益诉求与政治目的的。其直接后果是帝国海军的造舰产能与大远征时期的帝国舰队相比极度低下且呈现出某种病态。   

  

帝国海军名义上有着大量属于自己的造舰与维护设施,但就算在大远征时代,主力舰的建造都要依赖机械神教的支持,帝国海军更难以与前者脱钩。从背景里看,帝国海军的舰船质量极尽精良,尤其是M35后,舰船浪费吨位的程度堪比德三。舰船安装了极其厚重的装甲,多型主力舰还使用了成本高昂的加强精金龙骨以及撞角,建造工艺上也务求极尽精良,每颗螺钉都要反复检查,再三举行祝圣仪式,并且备有近乎变态的生产可追溯记录,理论上一切非战斗失效都可以被追溯到导致失效的模块、加工工序以及加工时间,追责精确到个人(被追责到会怎么样?运气好做成普通机仆,运气不好鼻子留着做成下水道清淤机仆)。这样做的好处是产品质量极其优良,极端坚固耐用,只要不搞什么引爆亚空间引擎之类的破事能用到天荒地老,在对抗装甲薄弱而速度与火力占优的混沌战舰(主要来自M30~M35时期叛变到混沌方的舰船)时,如果能将其卷入持久战,就能稳定地将之绞杀致死。然而代价则是惊人的大,许多舰船的建造需要数十年甚至两三百年才能完成——这些建造中的战舰甚至会成为附近世界几代人眼中属于他们的星辰,其建造时间是如此之长以至于有些舰船建好的结构内甚至已经会出现繁衍定居的外星生物,或者更糟,基因窃取者族群。   

  

任何在战斗中损失的舰船如果靠生产补充需要极长的周期,战列舰和大型巡洋舰级别的大型主力舰几乎是沉一条少一条,极长的建造周期使得许多改进的效果难以迅速判明,决策失误的代价也极其惨重。在帝国海军舰船改良的历史中,由于盖勒力场性能不佳,虚空盾存在设计缺陷或者纯粹是增设了过多的设备严重挤占在载员空间等问题导致船员叛变或者易受亚空间入侵的例子数见不鲜。在机械神教的把持下,连舰载机这样小型载具的改良也变得遥遥无期。以替代老式“幼狼”式战斗机的“雷霆”式战斗机为例,由于出土的STC气动设计(虽然我很好奇主战场是太空的飞机要个锤子气动)被机械修会认定缺乏稳定性,因此进行了近两百年改良,随后在赛普拉-蒙蒂的帝国海军基地进行了首批交付以及试点,最后才逐渐列装。由于验证过程耗时巨大,“雷霆”式的许多改型也经过了极长的周期才投入使用,而这冗长的手续期间,已有无数的帝国海军飞行员命丧敏捷性和火力都超过他们的混沌“迅死”型战斗机之手。   

  

个人认为机械神教这种表面上的极端谨慎比起所谓的学术严谨,倒是更像心机技术宅暗戳戳的报复。你丫的帝皇当年冒充俺们神是吧?带着一群大虾米逼着俺们老大跟你们签嗷林批死协定是吧?还搁俺们火星上搞人工降雨灵能整活摆摊卖艺表演空手修骑士是吧?好,你们枪大,听泥们的,俺们机油小子和大技霸有破烂捡,李们爱咋在地。结果李们辣个玩弄巫术的咸肉自己的儿子不听话,李们辣个高领主议会还敢商量解散老子?害得俺们不讲武德搞窝里斗,还不出小子帮俺们抢火星?要不是没你们当挡箭牌我好躲后头搞科研逍遥快活我还要你们这鸟帝国干嘛?野兽战争期间还派人威胁俺们铸造大技霸不让俺们火星传送跑路,当年恨不得把俺们扫地出门现在又拿爆弹戟架脖子不让走?打完野兽战争李们内乱,又跑到俺们这鲨了俺们铸造技霸,事后连个道歉都没有。   

  

好,你们会整活,先有帝皇后有高领主还饶一个审判庭,这不让弄那不让弄,那我也整一个,我就说这是万机神的旨意,换个烧坏的电容器都要跳个大神,拧个螺丝钉都要顶礼膜拜十三分钟,你们帝国的东西我慢悠悠给你们弄,我们机械教自己的东西不惜工本大干快上,造出来了内部消化,打死不给你们这帮龟孙。机械教的保守和封闭是如此极端,以至于他们大概只听得懂两种与语言,抓手上的STC或者架脖子上的爆弹长戟。   

  

在《凯恩政委》系列中,凯恩开会期间遭遇了混沌教徒的突袭,击退袭击者后发现撞入会场的卡车上安装了一枚复杂的延时炸弹,自己不会拆解,于是打电话给随军机械神甫,结果对方再三表示机械真知,唯传教友,神教之外,断不外传,拖到最后十五秒,凯恩表示你丫的帮还是不能帮给句痛快话,不帮我就用生命的最后十秒给你安排一支行刑队,神甫这才扭扭捏捏的表示:剪蓝线。   

  

类似的情况在其他机械神教教徒中也屡见不鲜,除去狼团这种奇葩和第一军团这种本来就是机械神教替代方案备胎的特例,许多星际战士战团中的技术军士与机械神教过从甚密,甚至整个战团都倾向于机械教,敬礼不用天鹰礼而是用齿轮礼,只是该挂还是挂着帝皇的画像罢了。机械神教非常善于培植和做大亲近自己的势力,要是他们真的只有表现在帝国眼皮子底下那些跳大神伎俩和低情商谈判鬼才,恐怕做不到这一点。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不是机械教没本事,而是帝国甲方爸爸不当人。   

  

接着回答下关于轨道轰炸的问题。基本常识是帝国海军这群扛着教堂天上走的家伙随便一条船都和大型泰坦有一比。这里之所以不按照数据直接说护卫舰一级的帝国海军舰船火力就已经强于军阀级甚至战将级泰坦,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泰坦的绝大多数火力,除了部分防空武器外,都可以集中一点射击,这也是泰坦的设计目标之一,集中火力迅速歼敌,或者在短时间内过载敌方泰坦的虚空盾。   

  

  

  

《月神之子》的故事极其精彩,结局也颇为悲壮,就个人而言有一种看战锤版《侠盗一号》的感觉。大叛乱给后世留下了无数故事和英雄,但对亲历者恐怕只有苦痛与毁灭。   

  

而帝国海军现行(M35~M42)的火力配置一般是两舷大量常规火力,包括宏炮、侧舷光矛阵列、机库等,舰艏布置战术性武器,包括撞角(有的撞角还带动力发生装置,四十米长的动力长矛就问你怕不怕)、鱼雷发射道、新星炮、大型光矛等,一些设计稍微特殊的舰船在上甲板还会布置有270°~360°射界的武器,例如光矛炮塔、大口径火炮等,大远征时期星际战士还会在上甲板布置长身管的轰击炮,泼拉克斯参加法尔海战的旗舰护民官号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轰击炮威力极大,在《月神之子》中,沙罗金一行搭乘的西绪弗斯号(Sisypheum)就用其轰击炮一发穿甲弹把一条敌方巡洋舰屠杀号的精金龙骨从中间一发两断,穿深惊为天人。当然这是铁手的船,所以再出什么事我也不会奇怪的。帝国海军火力布置的结果是往往需要等到双方战列线平行才能发挥最大火力和杀伤效果,和泰坦的集中打击不完全是一个概念。此外帝国海军和部分行星防卫部队还有另一种高度特化的炮舰,这种船通常搭载着从退役或损毁的主力舰上拆下的武器,包括双联大口径宏炮或大功率光矛阵列等,火力甚至可以接近小型主力舰水平,但由于大多数能量被用于武器,且反应堆规模受限,因此航速缓慢,高频粒子信号特征明显,是名副其实的“玻璃大炮”。   

  

  

  

战锤中的许多战舰事实上有着强大的近防系统和点防御阵列,不过小说中未必有所表现。这些系统主要用于拦截宏炮炮弹、敌方虚空飞行器,鱼雷,登陆艇,口径较小,通常只有一百到数百毫米,相比起仅身管长度就达千米的大型火炮相形见绌。   

  

另一个原因则是大家经常忽视,甚至连小说作者都忽视的,那就是帝国海军主力舰是生于虚空的巨人,他们注定也将死在虚空之中,这些舰船从设计上就无法承受行星重力造成的负担,一旦进入重力井,也难以保证安然离开,一些本身结构强度较低的舰船,例如无畏型轻巡洋舰甚至在进入重力井时就可能直接解体。只有少数帝国的虚空舰船有能力进入大气层后还能返回轨道,例子之一就是30K时期极其鬼畜的另一条帝皇座舰,帝皇正是搭乘她在“福波斯与德摩斯分处至远和至近”时君临火星,配合着马尔卡多的灵能人工降雨演了一场天父下凡,啊不,欧姆弥赛亚下凡的好戏。一些小型的帝国舰船,尤其是补给舰和专用的大气层登陆艇也有大气再入能力。因此绝大多数时候,泰坦或骑士和战舰对射的场面是不会出现的,当然也有特例。帝国方面运输帝国骑士的舰船被混沌海盗跳帮,于是一大群在虚空里憋坏了的骑士驾驶员纷纷上阵,站在气闸边上仗着有舰船虚空盾,把一群跳帮的混沌射的连混沌四神都不认得。混沌方也有想不开的带着恶魔引擎屠了轨道要塞之后跑到气闸边上找舰队对射的,然后一头撞上了瑞渣机械神教舰队三百五十米口径的等离子宏炮,当场恢复原子状态,堪称二战萨莱诺海滩拍蚊子高清复刻。   

  

那有这么强火力为什么不能进行轨道轰炸呢?是不是精度不够?还真不是。如果是用光矛轰炸,40K的帝国海军随随便便能在大气能见度高,有地面引导的情况下精准点名一栋建筑物,30K时期考斯后期肃清怀言者部队的剿灭战中,服务于极限战士军团的机械神教成员更是协调了一整套考斯轨道对地打击网络,跟打地鼠一样敲死那些敢冒头的怀言者。顺便说下那场仗怀言者也是够损,让凡人仆从军带着核弹在考斯地下的生态洞窟里到处搞事。宏炮精度虽然差一些,但胜在数量,要干掉敌方的集结点或者补给线也是不在话下。   

  

  

  

任何一个对帝国有重要意义的世界都拥有极其强大的地面和轨道防御体系,地面上看得见的巨型激光炮和宏炮通常只是小儿科——这些武器是防御敌方空输的最后屏障,深埋在地下的防御激光发射井和超大型导弹发射巢甚至可以在敌方舰队进入曼维尔点的时候就作出反应,而一轮满火力齐射就足以重创或至少剥去一条巡洋舰级别舰船的护盾。只有最悍不畏死的莽夫或者缺乏战术头脑的虫豸敢于和这样的防御硬碰硬。一些铸造世界甚至使用速射加特林宏炮来防空,将集装箱大小的高爆炮弹如同雨点般泼洒到空中   

  

主要威胁在于陆基防御。地上跑的干不过天上飞的,天上飞的干不过土里埋的。战舰再厉害,能搭载的武器规模也很难超过专为太空防御设计,建在永备工事群里的陆基武器。陆基激光发射井,陆基导弹巢以及陆基新星炮随便拿出一样就能把脆皮点的船扬了,就算是星际战士的打击巡洋舰,往往也只能在护盾全开的情况下顶住对面一两轮打击用轰击炮强行拔点,危险程度和即时战略游戏里卡射界拆塔不相上下,稍有闪失连船带人就被扬了。   

  

因此对于有坚固轨道防御的行星那个,例如弗拉克斯或者钛帝国的家门世界,要么请星际战士先来拆掉轨道和地面防御然后大举登陆,要么就只能当缩头乌龟在远离地方防御武器射程的地方登陆,然后原地修火车把部队往前线运。而且就算对星际战士,靠轨道空降拆地面防御也是非常高风险的事情,怀言者入侵某个极限战士世界的时候没提前搞掉对面的防御激光,结果空降舱在半空被各种武器轮番点名最后天上纷纷扬扬下起了怀言者骨灰雨,大远征时期还是个小角色的卡杨也曾经在轨道空降时空降苍重弹,身负重伤沉入深海,几乎殒命。所以星际战士搞这个要么是小部队渗透放信标直接传送终结者打击,要么想办法提前断了对面电。   

  

  

  

王座立孤坟,死亡毕其功。炼狱临千座,欲彰死之荣。发生在夏娜(xana)铸造世界的夏娜破袭战(xanaincursion)是帝国由于回收技术需要不能使用大规模轨道轰炸,需要另觅他法的典例。这个铸造世界孤悬天外,独立于火星达数千年之久,防御极其坚固,有无可计数的轨道武器站和自动防御无人机发射道,以及夏娜主人可怖的秘辛。然而这个世界最终被帝国攻破。只因那日,死者在夏娜上行走。   

  

即使没有这样的危险,对行星使用星舰级别武器也是一件需要反复斟酌的事。这里要再强调一下,帝国星球虽多,但是没有半颗是多余的,尤其是可以殖民或者已经有大规模定居的星球,要补充一个相同的世界耗时耗资非常巨大,而且由于官僚系统的低效一个关键世界的失效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包括生产问题和经济危机,由此甚至会导致整片次星区数十年的动荡。这又不是什么三流科幻小说,随手给你捏个行星掐个太阳。别说灭绝令了,在大多数行星攻占里,轨道轰炸的使用都受到严格限制,尽可能不对大型工业区和巢都开火,毕竟这个世界不管现在如何,打下来之后是要用的,工业区这些宁可拿人命填下来。对一些尤其珍贵的世界,就算是针对军事目标的炮击也必须慎重,因为大规模炮击可能导致大气酸化和严重的生态灾难,要是因此不慎毁了一个花园世界,那舰队指挥官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一大群帝国从中央到地方的达官显贵都盼着来这疗养呢,指不定得惹火多少人。   

  

  

  

某些世界真的不能进行轨道轰炸吗?从技术上说是可以的,但等你一发光矛把圣马克西米利安的圣象炸了个稀巴烂之后,你和你手下的军官们恐怕就要直面国教下辖拜死教刺客的怒火了。圣殿世界(ShrineWorld)是帝国十分特殊的一类世界,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超大号的完美之城。   

  

额外需要补充下,我们生活在的是一个大块陆地和海洋并存,大陆相对稳定,人口主要聚集在几片主大陆上,对这样的星球使用轨道轰炸效果是比较好的,但帝国有很多星球并不是泰拉的地质模式,无论是逆地星(Landunder)这种大陆飘着走,巢都倒着长的特殊星球,还是斯佩托里斯(Spectoris)这样只有海洋的水世界,抑或是警戒星这类由于机械神教毫无节制的开采导致严重地质灾害的星球,都不能依靠简单的轨道轰炸解决,打轻了没用打重了引发板块巨变。一些帝国的能源星球干脆就是一片钷海,极端易燃,或者大气活性强密度高,对能量和实弹的衰减作用明显还阻碍瞄准,更用不得轨道轰炸。   

  

  

  

朗德星,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颠倒的,包括他们的巢都。不过水下巢都在人类帝国中并不稀奇。在这些世界中,通常并非住的越高越有地位,相反,喜好清静和深海美景的达官贵人喜爱将巢都修建在水下,有权有势的人在深海睥睨美景——只要没有哪条突然蹦出来的灯笼安康吞下整根巢塔   

  

那么对于顾忌较少,被混沌或者异形侵占的星球是否就可以轻易使用轨道轰炸呢?答案也是否定的。尽管许多异形帝国的轨道防御能力不如人类帝国,但是他们有时也能通过不同寻常的手段防御自己的世界。萨鲁提(Saruthi)异形的花园世界有两层截然不同的大气结构,从第一层看去会发现星球本身不过是一片荒漠,只有进入第二层大气才嫩窥见星球表面的液氨海洋和极其怪异的异形建筑。灵族虽然固定据点较少,但他们设有要塞、关键网道口和传送门的世界通常使用了大量鸟卜仪欺骗技术和幻象技术,不摸到近前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摸到近前就要被星镖枪剁馅。一些异形帝国或叛徒的宫殿修建在维度裂隙中,这使得他们更难被根除。   

  

  

  

恶魔世界(DaemonWorld)是一个类非常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世界,这些行星——当然——是活的,或者至少曾经活过。世界的容貌被星球本身扭曲的意志或者盘踞其上的亚空间生物支配。液氨的海洋在荡漾,风是热的,里面有沙子的气息,雪落了下来,很冷,空气清新,闻不到一点氨气的味道,这怎么可能?这个世界在轨道上看去是宛如黑曜石的球体,可在这里?千山万壑。呈现出完美几何形态的山峦在低语,苍穹在轻泣。不,这不可能!这匪夷所思,这违背常理!这就对了,因为这是恶魔世界。   

  

在恐惧之眼的一些恶魔世界上,情况更为奇诡,死卵世界周而复始地被寄生其上的恶魔锁定在一个时间循环中,阿巴顿正是在此取得了完成行星杀手建造的关键技术。黑色巴兰,恐惧之眼中的大型集市,则是一颗概念上逐渐死亡的星球,许多恶魔慕名而来观赏一颗行星的陨落,其上的秩序由一名永生者掌管。绿皮和太空死灵的世界倒是可以随便炸,不过前提是你能把制空权拿下来(定义制空权:不让高斯粒子长鞭或者兽人重力炮打中你的船),或者等死灵们睡瓷实了再去踢他们屁股。你看,没有哪种是容易的。最后奉劝下妄图学黑锤审判官炸灵族方舟世界的朋友,了解下血星云之战。是役,灵族凭借星云掩护和鸟卜仪欺骗,几乎毫发无损地消灭了一整支帝国的主力舰队。   

  

和星际战士一样,帝国海军是极其宝贵且难以补充的资源,她们只会出现在最危急或者局势很快就将急转直下的地方,与敌方短兵相接或者以逸待劳。因此如果哪天帝国海军出现在你的世界上空,而那里又不是某个海军的补给世界,那么……跑吧!!!!!!   

  

[1]这里的兼容性包括同时兼容凡人和星际战士的操作界面、基础设施以及维生系统。星际战士的超强视觉和气密铠甲可以让他们站在真空中玩平板,平板上面每秒滚动一百条战况消息和几千个传感器读数,卡杨甚至还可以表演一个在微光中看匕首上刻的阿里曼关于时间的讲座。但凡人既不能在真空里站桩(除非他们想被冻成冰桩),没接受过高阶植入物改造也无法阅读高吞吐量的数据流当然换过来,星际战士要是睡凡人的床铺那非给压垮了不可。帝国海军至今还封存着一些大远征时期或者大叛乱时期的舰船,不拿出来用的原因之一就是两边都兼容的设计让纯凡人舰员用起来不如特化后的版本顺手。   

  

[2]机械神甫通常是不喜欢这类外派工作的,除非是那种特别佛系或者真的一心为民的,否则离开学术权力中心基本就意味着自己学术前途的死亡,当然仍旧有很多机械神甫深入基层开办学校(没错,机械神教是有学校的,主要用于筛选有技术天赋的人去当学徒),帮助地方精英维持星球运转,教育他们子女以及在深空中劳作,和那些在铸造世界和探索舰队上争名夺利,如猎犬一样搜寻STC的同僚相比,你很难说哪群人更伟大。   

  

[3]30K时期的军团大多有着自己独到的技术力量,像黑暗天使这类则干脆是黑科技博览馆,很大程度上充当了帝皇对机械神教的备胎。一旦机械教和帝国合作破裂,黑暗天使就成为了人类保藏和发展技术的一支重要力量。当然也有钢铁之手这种跟机械教过从甚密的,帝皇应该是做好了两手准备。大远征后期因为补给线不好拉,很多军团直接把新式战甲和武器的生产线拉上前线生产,这些迁移工作很大一部分也是军团在做,而到40K,绝大多数战团星际战士的生产技术以及部分战甲的技术也还是他们独有的,极限战士手中更是保存了大量这方面的资料。这也是为什么基里曼在看星际战士战甲资料的时候感叹这里面的东西足以让任何一个火星机械神甫冒死来看上一眼。   

  

  
  

  

求点赞收藏转发打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