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拍,淘拍在线

kaitaowang 122 0

淘拍,淘拍在线-第1张图片-开淘网

  

原创上海市收藏协会2021年11月3日   

  

  

  

”   

  

//   

  

本栏目自去年3月5日开启后,每周一篇,已引起海内外藏界关注,在此深表谢意!   

  

《大言斋笔记》是我国藏界首部笔记式回忆录,也是创始会长吴少华的笔耕新作。它以人抒情,以情忆事,以事记史,其中有不少都是尘封的旧事。这些娓娓道来的旧事,向我们展示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海派收藏的过往足迹。   

  

那些曾经为海派收藏作出奉献的人,我们不应忘记他们。记住喽,每周三不见不散,并请转阅!谢谢!   

  

”   

  

  

  

《我发明了一个新词汇——现玩》   

  

古玩,即古代的文玩或雅玩,而与此对应的词汇是“现玩”。现在“现玩”的使用越来越频繁,因现代当下的艺术品越来越繁荣了。值得自豪的是,“现玩”这个词汇是本人发明的。   

  

上海市非遗紫檀雕刻大师喻立新,“嘉兴红船”   

  

  
  

  

  
  

  

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时,群众性的收藏活动正如火似荼席卷神州大地,为了适应这种社会发展,各种媒体给予了热情的关注,当时《新民晚报》就创设了影响全国的“古玩宝斋”专版,主事这个版面的王金海先生是我的老朋友,我与他认识是他在“夜光杯”当编辑时。王金海是学音乐出身,多才多艺,激情奔放,联想翩翩。他在主持“古玩宝斋”时,我成为他的宝斋的重要策划人。   

  

1996年的一天,金海兄来电话,邀请我一起参加上海电视台的一个栏目摄制。我去了,这个栏目今天早已没了,它叫“调色板”,主持人是个帅哥叫蓝鸟,不知今天还有人记得那个栏目么?那天出场的嘉宾,一共有三位,除了金海兄与我外,还有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祝君波,其时为朵云轩拍卖公司掌门人。   

  

这是一个录制节目,摄制棚里除了我们三位嘉宾外,还有三个方阵队。录制的节目是一档艺术品投资与收藏,我是代表民间收藏的嘉宾。当时在展开古玩收藏讨论时,我想到了当下的艺术品即将会成为市场的主角,为了能表达的更清晰明了。在一刹那间,我便脱口而出;“古玩是古代的艺术品,而当下的艺术品应该叫‘现玩’,它会更受人们的追捧”。好,就这么个脱口之词,立刻得到金海兄与祝君波的首肯。   

  

在得到认可的情况下,1996年5月18日我在”古玩宝斋”第72期上,发表了《现玩需要“名牌”》的文章。我在文中写道:“现玩既是现代的收藏品,又是后人的‘古玩’,它是艺术品市场最重要的板块结构。”我还在文章中列举“又如三十年代上海利用公司、铁画轩的紫砂器、葛德和的瓷器、王星记的扇子、胡开文的什锦盒、尊古斋的红木家具等等,都是当时的名牌现玩。国际上非常讲究名牌现玩,例如劳力士手表、蔡司照相机等。”收藏需要现玩,现玩需要“名牌”!   

  

  

  

  

  

  

  

上海工艺美术大师罗安钢竹刻作品   

  

  
  

  

一年后的1997年4月5日,我又在《新民晚报》的”古玩宝斋”上发表了“古玩与现玩”的文章,我从艺术品市场的角度,就参与目的、经营手段、求利侧重、市场走势等方面,简要阐述了古玩与现玩的差异。用事实论证现玩美好的前程,极力推崇投资当代艺术品。有位同仁,后来告诉我,他就是读了我的文章后,投资程十发的画,收进时大约在10万左右一幅,后来他以50到100万出手的,成为艺术品投资的赢家。   

  

在1996年至1997年的一年中,除了上述《新民晚报》两篇文章外,我还在其他媒体上发表宣传“现玩”的文章。后来,引起《新民晚报》记者杨展业的关注,他在“上海热线”查阅到上海21座家庭博物馆和陈列室,发现其中绝大多数是收藏现玩。于是,这位著名的记者就此采访,让“现玩”一词走向了全国。再后来,权威的北京的《中国博物馆通讯》也发表文章支持“现玩”一说,这篇文章题目也叫“古玩与现玩”。文章说道:“古玩毕竟有限,加之人为炒价和以假充真,使一般市民对收藏古玩望而生畏。相比之下,现玩遍布民间,只要有心就能聚沙成塔。”文章结束时写道:“上海收藏欣赏联谊会负责人指出,藏品是一种文化载体,只有具备这一条件,日久天长才弥足珍贵,化普通为神奇。”   

  

  

  

  

  

上海工艺美术大师黄跟宝微型乐器   

  

  
  

  

勿要轻视当代”现玩”,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大张旗鼓宣传现玩。现玩与古玩是一个完整的统一体。古玩,又称“古董”。古董的前身,则呼为“骨董”,明朝一代书画宗师董其昌曾写下过《骨董十三说》之著。据说“骨董”源自江南民间的“骨董羹”,此羮系用肉骨熬制的,取”骨董”之词,乃精华之意也。由此可见,古玩,意为古代艺术之精华。我们从文物的角度来讲,任何历史上的古玩,在创作问世之刻都是现玩,是岁月的沧桑把它们打磨成“古玩”。   

  

在20多年前,现玩成为了我研究的一个课题,我曾在很多讲座上推销我的现玩理论,摘其要点,与大家分享。我们知道,虽说艺术品千姿百态,但它们的价值要素,都有共性。一般来讲,有六个方面的要素,即材质、工艺、题材、时间、数量与品牌。在这些要素中,再细化,又可以分为两大类,前三者属相对稳定类,例如新疆和田羊脂白玉,古代珍惜,今天也珍惜,又如清代的“乾隆工”,一万年后还受人推崇。再如,“八仙过海”,“三阳开泰”之类的吉祥含意,绝不会从炎黄子孙的心目中抹去。而后三者则为变化发展类,时间可以积累,数量也会变化,品牌可以塑造。   

  

综上所述,并非所有的现玩都具备收藏投资价值的,只有符合上面叙述的要素的现玩,才有投资价值。比如上世纪50年代的连环画,曾是寻常老百姓家的寻常之物,但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些连环画已成为人们竞相寻觅的宝贝,一套60本首版《三国演义》,品相全新者,价格可达10万以上。又例如当代紫砂大师顾景丹的作品,动则上千万元,而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时候,明码标价只有50元左右一件。还例如齐白石的画作在解放初的时候,也只不过几元钱一平方尺。   

  

今日的古玩,必定是昨天之现玩。当人们徜徉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里,见到的一件件举世瞩目的国宝,在当年大多数属现玩,如号称古代玉雕之王的“大禹治水”玉山子,又如清康、雍、乾三代的官窑瓷器,再如宫廷画师意大利郎世宁的画,在当时哪一件不是“现玩”。   

  

上海市非遗海派紫砂制作大师许四海曼生十八式紫砂壶   

  

  
  

  

  
  

  

回过头来再看民间,事实上,从上海落家(行话,泛指普通人家)流出来的古玩,大多数是上世纪民国时期的现玩,像书画、印章、紫砂、铜器、古董钟、瓷板画、红木家具,竹木牙雕、文房四宝等等。   

  

我对”现玩”的追求是持久的,一直到2007年5月19日,我还在《青年报》“收藏理财”版上发表了“现玩好玩”文章。今朝的古玩,昨天的现玩,今朝的现玩,必定又是明天的古玩。尊敬的收藏家们,在我们享用前人的遗存时,你是否也想过,如何给我们的时代留下瑰宝。这瑰宝,就是今天的”现玩”。   

  

  
  

  

吴少华书于大言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