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吓死三亿人的照片,一张吓死三亿人的照片二哈

kaitaowang 129 0

一张吓死三亿人的照片,一张吓死三亿人的照片二哈-第1张图片-开淘网

  

印度,一个神奇的国度。   

  

在中国国内的疫苗已经大范围接种,疫情已经得到了良好控制的情况下,连续八天日新增超过30万,比其他国家加起来的总数还多,刷新了疫情爆发以来的单日新增最高纪录。   

  

  

  

飙升的感染死亡人数,让印度的丧葬业面临崩溃,大型火葬场超负荷运转。   

  

很多种姓较低的底层人民,选择了直接在大街上焚烧自己死去的亲人。   

  

  

  

  

  

如果真有人间炼狱,那么现在的印度就是。   

  

但好像这个国家一直特别擅长苦中作乐,宝莱坞总是拍出一些喜剧片来暗讽自己国家中存在的各种弊病。   

  

比如什么《三傻大闹宝莱坞》《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偶滴神啊》《厕所英雄》之类的,把印度社会中存在的种姓问题、教育问题、宗教问题、卫生问题都讽刺了个遍。   

  

这一点真的让人不得不服。   

  

这不,又有一部电影从小人物的视角出发,通过喜剧的方式讽刺了印度卫生习惯、种姓制度、选举腐败等种种陋习,彻彻底底把这个国家“羞辱”了一遍   

  

《命运理发师》   

  

  

  

一点不夸张,这部电影简直是我本年度喜剧片TOP1,笑得我大半夜都精神了。   

  

导演名叫约吉·巴布,演员出身,《命运理发师》是他的处女作。   

  

约吉还在本片中出演了男主——一位名叫“笑脸”的低种姓理发师。   

  

  

  

故事发生在印度一个名为秋连古里的村庄中。   

  

秋连古里,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有一种高大上的feel,感觉这里要是没有个小桥流水人家都对不起这个名字。   

  

但,别忘了这可是在印度啊。   

  

  

  

果然,影片一开始就是一片黑漆漆的小树林,一个村民正准备在大自然的照拂下解个手。   

  

自然,他们是没有手纸这种东西的。   

  

结果,他刚脱了一半裤子往下蹲,就坐在了一个人的头上。   

  

他打开手机电筒这么一照,好家伙,简直是十面埋伏,几乎每一棵树旁边都蹲着一个人。   

  

  

  

第二天,在村长推动下的全村第一个公共厕所落成典礼即将开始(其实就是一个蹲坑)。   

  

本来是开心的一事,结果南村人和北村人又吵了起来。   

  

  

  

北村的老大“阿北”说厕所建在北部,所以南部的人不能用。   

  

南村的老大“阿南”说,公共厕所就是谁都可以用,管它建在东西南北呢。   

  

北村的一位热心村民反问:“那南村建的学校为啥不给俺北村的孩子上呢?”   

  

南村村民不乐意了,激情发言:   

  

  

  

此时,老村长出现了,他北村的大老婆和南村的小老婆都在怪他不把建学校修厕所这种油水多的差事分配给自己的儿子。   

  

原来啊,阿北和阿南是两个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村长之所以不把工程交给两个儿子去办,其实还是怕南北村伤了(原本就不存在的)和气,闹(原本就已经很大的)矛盾。   

  

他之所以只修一个厕所,就是想让两边人以厕会友。   

  

  

  

  
  

  

  

  

只是,他刚赶到典礼现场,就发现两边人早已剑拔弩张了。   

  

好家伙,村长一看两边都要先上厕所闹得不可开交,他就决定先去,结果还没迈开步子一条狗就从厕所里出来了。   

  

  

  

总不能让尊贵的村长用狗上完没冲的厕所吧?   

  

总得有一个人进去清理,那么这位幸运儿到底是谁呢?   

  

眼看着两边人又要因为谁去清理厕所打起来的时候,一位机灵的村民想起来了:就让两边都不愿意要的“微笑”去干啊!   

  

这样,我们的憨憨主人公就出场了。   

  

男主叫笑脸,因为他的嘴唇没法正常合上,看起来总是在微笑,所以大家都叫他微笑,不过更多的时候都叫他蠢蛋。   

  

他身边带着一个叫“鬓角”的孩子,两人以当野生理发师为生。   

  

  

  

对于打扫厕所这件事呢,他没有任何怨言,毕竟平日里大家都没有把他当人看,厕所很快就打扫好了。   

  

结果村长刚进去,两边的人就打了起来,没带手纸的村长在里面气得晕了过去。   

  

就这样,过了很久村长才被人抬出来,刚建好的厕所又被村民给砸烂了。   

  

  

  

  

  

这种时候,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笑脸”和“鬓角”连参战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坐在旁观观战,还不能鼓掌。   

  

他们平时呢,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住处,就在一棵大树下面安营扎寨。   

  

而且他们理发,几乎就收不到钱,谁都可以对他们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疯狂砍价。   

  

说是砍价其实就是不给钱啦,就顺手施舍一碗粥就得了,这哪是理发师啊,这分明是要饭的。   

  

而且笑脸上门服务时还没有资格走正门,只能从后面进去,平日里还要给一个个厚颜无耻的村民买各种东西,跑各种腿。   

  

不过呢,好在没有房租,吃饭也不要啥钱,两人还是攒下了一些钱。   

  

  

  

在经历了一次嚣张的偷窃后,笑脸和鬓角决定把钱存到村里那个新开的邮局里去。   

  

只是,邮局里唯一一位业务员,即这位人美心善的小姐姐说,必须要身份证才能存钱。   

  

  

  

笑脸摇摇头说好,这就回去拿。   

  

这时鬓角提醒他,哥们,咱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哪来的身份证啊。   

  

没办法,只能去办。   

  

但办身份证需要配给证,办配给证需要选民证,办选民证需要身份证……   

  

  

  

小姐姐没办法了,只能说重新编个名字办身份证吧。   

  

选来选去,选中了“纳尔逊·曼德拉”这个名字。   

  

  

  

历史上的曼德拉,是首位黑人总统,被尊称为“南非国父”,同时也是积极的反种族隔离人士,是非洲国民大会的武装组织民族之矛的领袖。   

  

小姐姐和笑脸自然不知道曼德拉是何方神圣,只觉得这名字好听,就选中了。   

  

影片这么安排,除了形成了一种喜剧效果之外,倒是也挺有深意的,毕竟笑脸就是种姓制度的受害者。   

  

就在笑脸获得了自己新名字的同时,阿北和阿南为了竞选村长又开始大吵大闹。   

  

原本是一句话的事,就因为村长不愿意选择,就只好搞选举了。   

  

  

  

正好这个时候议员找上门来想要花钱让村长同意在村里建工厂,同意的话就有五千万卢比的好处。   

  

村长年纪大了,眼看着就要驾鹤西去了,这等好事两个儿子自然是红了眼铁了心要争,这要是当上了村长,好处大大滴多啊。   

  

距离村长的选举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两边都开始无所不用其极,分别建立了北方椰子帮,和南方压路机帮,想方设法为自己拉选票。   

  

什么贿赂啊,让村民用自己的亲人发毒誓啊,贴广告啊,威胁啊……能用的都用上了。   

  

  

  

  

  

  

  

甚至还用各种借口和花招把有资格的城里选民、国外选民,都忽悠回来投票了。还封锁村庄,选举结束了才放人。   

  

  

  

最终,双方的票数停留在了341:340,阿南领先一票。   

  

阿北的跟班坐不住了,提议去南村杀几个人,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阿北说,你杀他他不会杀你吗,杀来杀去全乱套了。   

  

好吧,不杀人,吓死村里那个眼看就要翘辫子的重病老太太总行了吧。   

  

  

  

结果杀手跳进老太太家院子才发现,南村那群人早就把老太太全面保护了起来。   

  

啧啧啧,这就叫用魔法打败魔法。   

  

眼看计谋就要失败了,结果给老太太扇风的这位多嘴小哥开始跟老太太说话:   

  

“你可得活着,把票投给正确的人。”   

  

“你放心,我肯定投给拉马·钱德兰。”   

  

小哥说钱德兰都死了三十年了,您放啥屁呢。   

  

狂热粉丝老太太一听,受了刺激,翘辫子了。   

  

  

  

得,投票持平了。   

  

正当双方一筹莫展时,一张选民证出现了——   

  

“纳尔逊·曼德拉。”   

  

没错,就是笑脸的选民证。   

  

这是选民证吗?这分明不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啊!   

  

一开始看不上“笑脸”的阿北和阿南此时已经杀红了眼,争夺笑脸大战正式开始。   

  

没有人叫他蠢蛋了,所有人都叫他曼德拉。   

  

  

  

  

  

你送一个新镜子,我就送一把按摩椅。   

  

你送衣服和手表,我就送名牌墨镜。   

  

你给笑脸建了一间理发厅,我就给理发厅来个豪华装修。   

  

为了拉到微笑这一票,村民们开始给他送食物家具家电各种东西,也没有人敢讲价和让他干苦力了。   

  

  

  

  

  

笑脸大师想给他们剪什么发型就剪什么发型,没得选。   

  

这边有没数的村民让笑脸走后门,那边阿北的巴掌就打上来了。   

  

一瞬间,笑脸就成了村子里最尊贵的人。   

  

他意识到自己越晚作出决定得到的越多,于是一直说自己没决定好以获得更多的好处。   

  

  

  

这里我们发现,没有人会在金钱好处的诱惑下不动心,连笑脸这种憨憨也不例外。   

  

他开始变了,变得贪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   

  

阿北和阿南开始失去耐心,把笑脸拉去见议员。   

  

议员漫不经心地说,他才不管谁当村长,只要同意建厂,就有三亿好处。   

  

是三亿,不是五千万。   

  

阿北阿南彻底疯了,他们开始拍卖笑脸的选票,并为此倾家荡产。   

  

一旦一方失败,另一方就准备砍掉笑脸的一边胳膊,不然太没面子了。   

  

  

  

  

  

眼看着这张选票已经拍到1250万卢比的高价了,得知这一小道消息的鬓角开始拯救笑脸,撒谎说老村长死了,趁乱就带着笑脸逃跑。   

  

结果没跑掉,两人都被打得半死,鬓角昏迷不醒,眼看就一命呜呼了。   

  

  

  

笑脸急了,开始对阿南和阿北说谁送鬓角去医院就把票投给谁。   

  

一开始两人都抢着去,结果最后谁也没去,还是邮局小姐姐叫来了救护车救了鬓角一命。   

  

小姐姐对笑脸很生气,开始对他破口大骂,原本多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结果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还差点害死了朋友。   

  

  

  

  

  

万念俱灰的笑脸准备自我了断,结果小树林里一个女孩子问微笑能不能用这选票把厕所修好,这样女孩子们就不用亲近大自然了。   

  

听到这个建议,笑脸开窍了。   

  

他先是要求阿北修厕所,又要求阿南修学校……   

  

  

  

  

  

就这样,为了赢得选举,阿北阿南倾家荡产满足微笑的要求,原本一个落后的村子也逐渐有了样子,有了厕所学校供水公路,甚至还有了路灯,村民们愈来愈感激笑脸。   

  

他们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没有人在乎最后到底谁当村长了,选谁不选谁就随意吧。   

  

终于到了正式选举那天,阿北赢了,阿南恼羞成怒,下令砍死笑脸。   

  

  

  

这时,老村长和村民们都站在笑脸的面前保护他,影片就这么结束了。   

  

  

  

《命运理发师》并没有说到最后谁当了村长,这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南北村的村民为了保护笑脸走到了一起,老村长这下可以安心入土了(不是)。   

  

这部电影可以说是非常搞笑了,在诙谐荒诞的同时对于现实的批判也很有力,毕竟现实中所谓民主选举背后的那套花招,只会更严重更荒诞。   

  

  

  

片中的演员虽然不是大明星,但演技很扎实,尤其是笑脸,演得那叫一个顺畅。   

  

从一开始的畏畏缩缩,到后面的贪得无厌,再到最后的真诚付出,都非常自然,丝毫不做作。   

  

  

  

但电影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前后转折太生硬了。   

  

被小姐姐骂一顿就痛改前非啦?即使加上好朋友鬓角的受伤,也还是显得动力不足,转折这部分增加一点可信度就完美啦。   

  

总之,《命运理发师》作为我的本年度最佳喜剧片,全程笑着看完,看完后又能令人沉思,真的非常值得一看。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童云溪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