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驴网事件,二驴的手机事件

kaitaowang 148 0

赶驴网事件,二驴的手机事件-第1张图片-开淘网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宿迁网(宿迁新闻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乡里组成一个平板车队,到南京浦口造纸厂运草。因为他身单力薄,当时就花一头肥猪的钱买了一头二手毛驴。“当时全乡有20多个人去了南京,半数以上的人买不起毛驴,只能靠自己拉车。”老徐回忆说,毛驴拉车装备简单,要说最要紧的,就是这个驴夹板了。驴夹板是使用上好的木料做的,两片木板,用布条绳子连接,挂在毛驴的肩头。下边的两个眼是用于驴脖子下方栓绳子固定的,两片木板夹在毛驴肩的两边,套上驴经过绳就可以拉车了。“我那时候最心疼我的小毛驴了,为了防止驴肩被磨破,我都在驴夹板上裹上布条,就那样,驴肩也会经常被磨破皮。”老徐说。   

  

“那时候的南京就实行交通管制,我们从浦口造纸厂到草点有几十里路,正常都是天不亮起床,套好毛驴车就上路了。去的时候空车很清闲,毛驴认识路,就是坐在车上睡着了,毛驴也能找到草点。回来的时候就不容易了,必须赶在下午4点以后才能上路,一车要拉一吨草,毛驴拉车累,我扶车把也累,一年都能磨破好几双鞋。”老徐说,在南京拉草的日子,他整整度过4年时间,先后换了2头驴。   

  

老徐不会忘记,以前路况不好,尽管遇到坑坑洼洼的地方,驴的步履难免蹒跚,驴车也会颠簸,不过驴还是可以放缓步子来“胜似闲庭信步”。问题是爬坡到头的时候,遇到下坡路就很难控制车子。一旦坡度稍大,驴车就面临真正的危险,这时的驴既无力顶住惯性下加速的驴车,驴拉车就变成了车撵驴了。   

  

宿迁网讯“后来我成家了,也就不在南京赶驴拉车了。返回时,我花了180元钱买的第三头驴拉着平板车回老家,几百里路程,可把我那头‘小灰’累苦了。”老徐说,当时村子里有毛驴的人家并不多。当他带着灰色的毛驴回到村里,很多村民都来参观。“那是一头叫驴,个头大,叫起来声音特别大,经常会在地上打滚,左邻右舍拉磨、拉犁、拉耙都会用到它。”老徐说,在他先后使用过的3头毛驴中,用的是同一副驴夹板。他和“小灰”感情最深,后来他想到外地放蜜蜂,在二哥的多次央求下,他才把心爱的“小灰”连同那副驴夹板,低阶转让给了自己的二哥。   

  

那么,老徐所说他的“小灰”是叫驴,何为叫驴呢?针对这个问题,老徐向记者介绍说:“我说的叫驴,其实就是公驴,如果是母驴的话,那就叫草驴了。”老徐说,在我们宿迁农村地区,很多家畜家禽有关性别的称谓是和外地不同的,而这些独特的动物性别称谓,千百年来都没有改变过。在当下农村,对于那些难以考究却亘古不变的叫法,说出来大家都懂,从来也没有人去纠正过。除了毛驴,其他一些家畜家禽性别的称谓也非常有趣。水牛:公牛叫古(音)牛,母牛叫叉(音)牛。黄牛:公牛仔叫莽犍(音),阉割后叫犍牛,母牛叫士(音)牛。马:公马叫骘马,母马叫骒马。猪:公猪叫纵(音)猪,母猪叫屯(音)子,未阉割的种公猪叫脚(音)猪。羊:公羊叫骚(音)羊,阉割以后叫善(音)羊,母羊叫水(音)羊。狗:公狗叫牙(音)狗,母狗就叫母狗。猫,公猫叫郎(音)猫,母猫叫咪(音)猫……   

  

“这个驴夹板是毛驴帮助人们劳动生产的重要工具,这是有史以来没有改变过的物件。除了毛驴能用外,骡子也能用,牛和马这类大牲口就不能用了。”老徐说,动物界有自然杂交生出来的另一个品种,就是骡子。“马和驴交配产下的是骡子,而骡子是没有生育能力的,所以也就不好说骡子的性别了。”老徐说,骡子不仅可以使用驴夹板,其力量还大于毛驴。上好的骡子在劳动生产中,发挥的力量往往超过毛驴和马。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